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育 > 职业培训 > 京翰教育陷业务抛售罗生门

京翰教育陷业务抛售罗生门

2019-03-18 来源:北京商报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教育,京翰教育

10年前被迫退市,借壳上市又遭遇失败的京翰教育,往常又身陷拟出卖上海一对一业务给精锐教育的风闻之中。

3月17日,北京商报记者向买卖双方分别求证。

精锐教育方面表示此事“目前不肯定”,而据接近京翰教育的知情人表示,“不能叫出卖,只是业务形态转型”。

纵观近些年京翰教育的市场表现,在稳步扩张的同时,京翰教育从未放弃自己的上市“梦”,而此番动作又能否让京翰教育美梦成真?据音讯称,京翰教育此次出卖转移的是上海7家校区的一对一业务和学员,但不包括出卖上海校区,也不会转移员工。

京翰教育在上海区域中止了业务形态的调整,将原有一对一业务形态剥离,原有校区会继续运营。

目前正在内测研发新产品并将在暑期推出,而关于该产品,其方向可能为职业教育。

针对这一风闻,北京商报记者联络到接近京翰教育的知情人表示:“我们没有卖,只是业务形态转型,目前一切调整都还没有完成。

”而此次事情的另一涉事方,精锐教育方面则表示,“此事目前不肯定”。

作为北京土生土长的老牌培训机构,京翰教育成立于2000年,以K12一对一业务见长,在异地扩张方面已有多年规划。

在2007年时,京翰教育在武汉、北京、天津、广州等地相继设立京翰教育大校区。

有业内人士透露,在2010年的时分,京翰教育的现金收入已有7亿元范围。

2009年,安博教育以1.23亿元现金收购了京翰教育,在2010年下半年其创业团队退出,从此开启了安博运营时期。

随同胜利收购,京翰教育在2010年胜利上市。

但据披露,安博教育上市前曾取得过约11亿元的四轮融资,还动用超越16亿元猖獗收购近30所学校和培训机构。

其中,京翰教育关于安博教育的营收贡献最大,占到约一半左右,被看做是安博教育收购的资产中最好的标的。

但是,上市之后的安博教育因私有化邀约、大股东诉讼、股东辞职等各种风云,于2014年被迫退市。

京翰教育也跟随安博教育一同从海外资本市场退市。

随着安博教育的退市,在2014年底,赛伯乐基金收购了京翰教育,包括CEO黄森磊在内多位高管也相继离职。

而京翰教育也试图“去安博化”。

先是与赛伯乐控股的ST成城传出重组的音讯,后不了了之。

又在2015年9月,传出被A股上市公司恒立实业拟收购100%股权。

不过在一年后,重组案也宣布终止。

在京翰教育再次与资本擦肩而过后,其掌门人也迎来了两任更迭,现任CEO为姜振鹏。

“京翰教育后来的展开重点依旧在一对一业务,只是在业内发声较少,属于行业第二梯队”,学易时期咨询开创人吕森林谈道。

据了解,直到2017年,京翰教育的市场份额曾经跌出行业前五名外。

有业内人士称,其实京翰教育没有放弃寻借壳上市的机遇。

去年应该有在寻求港股上市,最后应是遭到资本方结构的影响而中缀。

此次出卖业务或是为了重新搭建资本结构。

关于为什么会有研发职业教育产品的音讯,该业内人士称,职业教育2019年在政策上被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,京翰教育导入职业教育理念,其真实增加资本的想象空间。

而姜振鹏在2016年也曾公开表示,“向全市场、向我们的用户去展示,我们是一家合规的、有信誉的、值得信任的教育培训机构,这是我们想取得上市公司位置的第一个缘由,”侧面也印证了京翰教育并未放弃过上市的计划。

面对风闻中的收购方“精锐教育”,行业普遍以为并不不测。

在吕森林看来,精锐教育如若接纳京翰教育上海一对一业务是对其自身的“如虎添翼”。

精锐教育自上市以来,不时在实行着高速扩张战略。

另有业内从业者表示,精锐教育走的是高端一对一辅导方式,做直营店并不容易快速扩张,经过投资、加盟的方式,笼络当地品牌是扩展品牌影响力的快捷途径。

据悉,精锐教育去年10月在北京收购了北京伟人学校,今年1月,精锐为补充其个性化版块业务,完成对锐思教育的天使轮投资。

加之精锐教育早前总部位于上海,接纳京翰教育业务对其来说似乎也更“得心应手”。

事实上,伟人教育的几经迂回最终资本梦破灭,与京翰教育这一路走来几经易主的进程颇有几分相似。

只是最终伟人教育还是被昔日竞争对手精锐教育收入麾下。

精锐教育CEO张熙以为,在拿下了伟人后,精锐教育在某种水平上取得了和新东方和好未来一争高低的资历。

同时,未来教培行业格局将会走向寡头时期。

吕森林指出,外在政策导向和资本力气深化影响着教培行业,也改动着教培行业的格局。

一方面,K12在线方式冲击传统商业方式,资本关于线下教培一定水平上曾经退潮;另一方面,巨型头部企业在吞噬着中小型培训机构市场份额。

无论京翰教育上海一对一业务最终能否由精锐教育接盘,不能逃避的便是去年校外培训机构迎来了史上最严监管,合规请求中对办学资质、举行地点、消防规范、教员资质等作出了高度规限。

有业内人士称上海请求培训机构选址不得高于三层以上,而京翰教育的上海校区选址楼层都较高,一定水平给申请办学资质带来了艰难。

若要全部搬迁,本钱很高。

“像京翰教育以学科培训为主,其能否能最终登陆资本市场政策也起着关键作用,”吕森林补充道。

在政策监管日趋严厉的2019年,关于整个K12校外培训机构而言,不只需面临合规本钱的上涨和在线教育方式的市场份额抢占,还要想办法调整业务规划迎合政策导向,取得生存资历。

北京商报记者 刘斯文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